今天是:
 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荆楚地理|40余公里巍巍大堤,见证簰洲湾沧桑历史

作者:极目新闻记者刘冬莉 通讯员龙钰 陈明近 时间:2021-03-11  稿件上传:市水利和湖泊局

自古以来,簰洲湾江边大小码头林立,江上船帆来往如梭。到了清末民初,这里俨然成为繁华的商埠,被人称作“小汉口”。

“簰洲湾,弯一弯,武汉水落三尺三。”作为长江中的半岛,簰洲湾三面环水,因巨大的弯道阻滞了江流,导致江水流速变缓。这道弧形,是武汉的最后一道防洪屏障。也正因如此,簰洲人民历来用勤劳与智慧与洪魔抗争,谱写出一曲曲壮烈篇章。

如今,沿着延绵40余公里长江,簰洲湾大堤像一个忠诚的卫士,守护着簰洲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,也见证着簰洲湾的涅槃。

一部簰洲人民与洪魔的抗争史

千百年来,这“几”字形的大湾,形状就像是中国古时的一把大锁,在长江要道上,为九省通衢的华中重镇把住了最为临近的一道关口。在与洪水的较量中,当地民众用智慧与汗水写就了一曲曲壮烈篇章。

在当地人的指引下,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位于簰洲湾镇簰洲村乡镇街45号的皮远胜古民居。这是一处明清时期的古民居,也是簰洲湾地区传统的梁架结构木板屋,为悬山顶式独栋建筑,开间三间。

记者注意到,房屋墙壁用活动木板制作而成,用榫卯和插销固定在木柱和横梁上,上覆布瓦。每当洪水来临时,房屋主人便将木板制作的墙壁全部卸下,连同家俱一起,放置于阁楼上,以减少房子墙壁与洪水的接触面积,使洪水在柱子间穿行,降低洪水对房屋的冲击力,确保房屋安全渡汛。待洪水过后,房屋主人再回家整修地面,加固柱础,装上木制壁板,即可重新开始新的生产生活。

智慧的簰洲人民通过这种简便易行的“架子屋”,形成了小洪水筑堤、大洪水逃荒的生活模式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架子屋逐渐失去了其防洪作用,但它如一位沧桑老人,见证着簰洲人民与洪魔抗争的伟大历程。

除此之外,簰洲湾的许多民俗都与抗洪有解不开的干系。

打硪歌曾是簰洲劳动人民在修筑堤坝时呐喊出的劳动号子,当地有着“不唱硪歌不打硪”的说法。人们抬着笨重石硪,筑堤固基,非常劳累辛苦。为了统一动作,一齐使劲,大家都要唱硪歌振奋精神。如今,沉重的石硪渐渐退出历史,雄浑有力的簰洲打硪歌却从工地搬上舞台。每逢重大节日,簰洲人民都会自编自演打硪歌,缅怀往日的辛勤劳作;

还有簰洲歌谣。“年年洪水似猛兽,满江血泪满江愁。漆黑了咯旧社会,崩坡塌岸地无收……我计(方言:我们)簰洲雄赳赳,万众一心齐奋斗。”一首名为《护岸谣》的簰洲歌谣,唱出了新旧社会两重天,也印证着历史的变迁。

一棵棵笔直的意杨树

在嘉鱼县,无论是平原湖区、洲滩湖泊,还是沿江堤防、沟渠道路,都会看到一种树,它树干通直、干形圆满、枝繁叶茂、材质细白——这是就意杨树。

“栽好意杨树,家家能致富。”意杨在嘉鱼种植面积有22万亩,撑起全县森林的半壁江山。而在簰洲湾,当地百姓却亲切地将它赞为“救命树”。簰洲人民至今不会忘记,在1998年那场洪水中,百姓们抱在树上等待救援的场景。高大的意杨树成为当时灾民们求生的希望。

图片由簰洲湾98抗洪纪念馆提供

当年,一个名叫江珊的6岁小女孩与亲人失散,她和奶奶一起抱上一棵意杨树。奶奶叮嘱她,一定不要松手,要等到“帽子上有红星的人”来救她。在滔滔洪水中,小江珊坚持了整整一夜,终于等来了武警消防官兵,将她从树上救下。

洪水过后,簰洲湾40多公里大堤全面整险加固,堤高由原来的31米增加到33.6米,堤宽也由原来的5米增到8米。堤身采用最先进的技术,从内部灌注水泥,使其坚固如铁。每到春天,在当年溃口的沙地上,簰洲人都会和他们最敬爱的子弟兵一起,栽种下一棵棵绿油油的意杨树。

23年过去,如今江畔几万棵大树郁郁葱葱,就像一排排刚劲挺拔的卫兵,日夜守护着大堤。当年的小女孩江珊已经长大成人,如愿加入襄阳铁路公安处,成为一名民警。2020年疫情期间,她与同事第一时间递交请战书,配合防疫部门进行体温检测、消毒、维护防疫物资运转等工作。

簰洲湾人民在全国上下、政府民间八方支援下,早已掀起生产自救、重建家园的热潮。2021年5月,作为武汉都市区环线高速过江通道的簰洲湾长江大桥将正式开工。与大桥配套规划的,还有即将建设的簰洲湾货运码头、连接京广铁路的嘉鱼货运铁路线……一个现代化的物流基地指日可待。

簰洲新貌

来自人类最原始声音

在簰洲湾大堤上临江而立,耳畔出来悠扬的乐曲之音。循声望去,是一位老者用一种奇特的乐器吹奏而来。

老人名叫陈名诗,今年72岁,是土生土长的簰洲人。他手中的乐器便是被列为首批湖北省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呜嘟。

据史料记载,呜嘟于三国东吴时期由簰洲湾牧童首创。当时洲上芦苇丛生,耕牛隐入其中不便寻找,牧牛人便用泥土制成鱼形泥哨,钻孔吹出“wu~du”之声,用以唤牛壮胆。

后来,这种土类乐器被人称为呜嘟,其发出的声音被称为“来自人类最原始的声音”。

1982年,嘉鱼县业余文艺汇演,陈名诗用自制的六音孔呜嘟演奏了民间小调《放牛歌》,让呜嘟第一次登上文艺舞台。1985年,嘉鱼县文化馆毕寅生对其进行技术改革,使之成为音色优美、穿透力强、高音准、音域达11度的土类吹奏乐器。2000年,毕寅生还受邀出访美国,在华盛顿、纽约等城市表演。

2007年,“楚韵呜嘟”入选武汉第八届中国艺术节指定礼品,赠送中外嘉宾,同年被列入湖北省首批非遗保护名录。

簰洲呜嘟中外闻名,簰洲美食也不遑多让。

看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的资深吃货一定记得簰洲鱼圆。在簰洲湾,有“无圆不成宴”之说。无论婚丧嫁娶、乔迁升学宴席,还是逢年过节家人团聚,圆子是必备菜肴。在当地,家家户户都会做鱼圆,且每家风味各有不同。

关于簰洲鱼圆的起源,还有一个传说。相传明太祖朱元璋南巡湖北时,不小心被鱼刺扎破喉咙,顿时龙颜大怒,颁旨将御厨斩首。朱元璋宁可一月无肉,不可一餐无鱼。于是,一位簰洲厨师想了一个好主意:他捕来几条簰洲湾生长的大草鱼,将其斩头去尾、剥皮剔刺,把鱼肉剁成细茸,配以佐料,蒸成鱼丸子。朱元璋吃起来觉得鲜香可口,吃鱼不见鱼,吃鱼不见刺,且回味绵长,不觉龙颜大悦。簰洲鱼圆由此而诞生,并成为宫廷贡品。

随着岁月流淌,这道仅供皇室贵族享用的美食也“飞入寻找百姓家”。每到腊月备年货的时候,簰洲大部分家庭都会自己动手做鱼圆,人们总能听到案板上“咚咚咚”不断的刴鱼肉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