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 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正文

斧头湖:廊桥古渡飞流

作者: 时间:2019-05-20  稿件上传:市水利和湖泊局

图为:明清古桥刘家桥。

图为:浩渺的斧头湖晚霞。

图为:具有很高技术含量的明清单孔石拱桥。

图为:明清古桥白沙桥。

图为:明清古桥兴桥。

图为:始建于清代光绪年的万寿桥。

斧头湖位于

东经114°12’2"

北纬30°1’4"

斧头湖水域面积126平方公里

我省第4大湖

我省桥梁最多的湖

斧头湖,就像一座桥梁的博物馆,真实地记录着咸宁的前天、昨天和今天。他们总是坚韧地弓起赤裸裸的脊背,默默地承受着古往今来的铁蹄与车轮,深情地接待着东来西往的匆匆行人,送迎走南闯北的家乡游子。——《千桥流水》(咸宁籍作家刘明恒)

传说·故事

杨么抛斧成湖

南宋农民起义军领袖杨么(音yāo,通“幺”),有一把宣花大金斧,九九八十一斤。杨么用此斧砍杀官兵,打了许多胜仗。当年杨么水军被破,被官兵围此湖,官兵中敢捉杨么的不多,想得此斧的却不少。众官兵围住杨么,大喊交出斧头就留一条活命。杨么一想,命都不要了,还留此斧何用?于是他站在船头仰天大笑,起手就把斧头丢下了湖。即时,湖面像煮开了的水,鼓着泡泡,冒着热气,落水的地方长出了一座山,壁陡,远远望去就像一把插在湖里的斧头,后人遂把这座山取名斧头山,山下的湖北面亦形状似斧,遂称之为斧头湖。

历史钩沉

金水闸:国际化产物

金水闸建于金水河下游禹观山,因排泄金水流域之水故名,是上世纪30年代湖北省最大的排水闸,由扬子江(长江)水道整理委员会勘测,美国人史笃培任建闸总工程师,奥地利人但克任工地总监,闸门由英国兰逊·雷伯公司设计、伦敦麦斯尔斯兰萨姆斯·莱皮公司建造,施工说明和包工合同照菲律宾海军工程队文件(英文)抄录,审查计划是全国经济委员会顾问、荷兰人蒲德利,建闸工程由汉口阮顺兴营造厂承建施工。它从酝酿(1924年秋)、勘测设计、动工兴建到工程竣工(19353月),历11年之久,其施工期为3年。

民国24年(1935年),金水闸竣工后,于闸背修建纪念碑,正面镌刻蒋中正(介石)题额“金水闸”三字,背面镌刻“全国经济委员会”碑文。

廊桥寻梦,周郎水兵今安在

千湖之省数湖北,千桥之城数咸宁,百桥之湖数斧头湖。在咸宁,无桥不成路,无桥不成村,无桥不成镇,无桥不成市。或大、或小;或曲、或伸;或古、或今。有的细流潺潺,有的急流飞瀑,有的浩瀚如江。千姿百态,遍野飞虹。与日月相伴,共山水齐美。

咸宁多桥,大桥有大桥的姿态,小桥有小桥的风韵。仅在咸安,以桥命名的集镇有20多个,以桥命名的自然村达400多个。

314日,丽日风和,春意初发,我们沿着斧头湖,在拙朴厚重曲折回廊的古桥上,漫步环行,在石板、青砖、沉木间沉思,在斗檐、危栏、灰瓦里慨叹,手伸处,往往是蛛网深灰,不时有斑驳的碎屑零落在我们发间。在这里,每一次触摸,都是感悟;每一次回望,都是历史,连接着昨天、今天和未来。

斧头湖水系环绕千桥之乡,三国时吴国水兵囤扎在此,故垒西边,人道是周郎曾住,也曾惊涛拍岸,卷起阵阵历史烟云,出没多少英雄豪杰。斧头湖水系上有多少座桥?没有人做过精确统计,少说也有百座之多,都为百年老桥。仅以其上游最大支流淦河而言,就有桥梁50余座,最为独特的是古代廊桥11座。著名的廊桥有明代建的桃坪桥、高升桥、白沙桥、刘家桥,清代建的白泉桥、万寿桥。另外,还有民国建的玉凤桥、朱家桥,有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建的石城桥、温泉一号桥,有70年代建的温泉二号桥(金桂桥)、新二号桥(银桂桥),有80年代建的双鹤桥、西河二桥,有90年代建的温泉四号桥(丹桂桥)、龙潭大桥,有跨入新世纪建的京珠高速公路河背大桥。

据不完全统计,这里有古老的石拱桥、石梁桥、矩形梁板面桥、工型梁微弯板桥、钢架拱桥、扁壳拱桥、双曲拱桥、钢筋水泥现浇巨梁桥,其结构、形状各异,而廊桥更为独特,承载着一座城市和一个湖泊的记忆和历史。

兄弟分家,老二摇身变老大

京珠高速一进入鄂南段,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湖浩水——斧头湖。斧头湖地处咸宁市咸安区、嘉鱼县和武汉市江夏区交界处,沿湖涉及有7个乡镇、2个国营农场、3个纯渔业村,纯渔民有4800人,周边有6万余人与此湖息息相关。

咸宁市水务局防办总工程师刘四清介绍,斧头湖原与西凉湖同属一湖,三国时期两湖叫蒲圻湖,因盛产蒲草而得名。宋初江洲淤积,长江北徙,形成湖泊,后来随着水位降低和淤塞,蒲圻湖一分为二,以王家庄至静堡咀一带山梁为分水岭,西南为西凉湖,东北为斧头湖。

原来两湖连成一片时,西凉湖是咸宁的湖老大,两湖分家后,斧头湖由老二变成了老大,面积超过了前者。”

斧头湖地位不可小视,对控制长江洪水具有重要的调蓄作用。其汇集咸安、嘉鱼、江夏三县区地表径流,来水面积1238平方公里,湖面216平方公里。1971年以来,随着余码头大闸和余码头电力排灌站、金水闸电排站的修建,现今斧头湖湖面面积萎缩到126平方公里。斧头湖入湖以淦河水为最大,还有向阳湖截流河、王生茂河、贺胜河的来水。湖水注入金水河,经金水闸泄入长江。

政协提案,两湖综合治理呼声高

哪里有水,哪里就有生命和繁荣。孕育生命的水,更是城市的血液。

斧头湖、西凉湖(简称两湖),分别是我省的第4和第5大湖泊,地处长江中游南岸,流域控制总面积为2615.9平方公里,正常蓄水面积为211.2平方公里。流域涉及武汉市江夏区和咸宁市的咸安、嘉鱼、赤壁等4县(市、区)共20个乡镇,总人口111.42万人、耕地107.67万亩,是重要的粮棉油和水产基地,也是建设鄂南强市的发展区域,更是我省“两圈一带”及“两型社会”改革试验区的交集区。

调查表明,长期以来,“两湖”地区过度开发和利用,导致围湖和非法强占水域现象严重,基础设施隐患已对沿湖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了重大威胁。造成斧头湖污染成因主要有:农业面源污染,农田化肥进入湖体,流域内对人畜排泄物未经循环利用,随地表径流进入湖体造成污染;城镇生活污水处理率低,周边集镇和乡村少有污水处理设施,城乡居民大量使用含磷的洗涤用品,导致水体超标;水产养殖污染直接排放,养殖废水直接排入湖体;流域经济快速增长,水环境压力越来越大。

两湖现状已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,综合治理势在必行。在全省“两会”上,两湖综合治理列入省政协重要提案。

委员们指出:一是防洪标准低。“两湖”基础设施的防洪标准普遍不足,稍遇较大洪水,湖区及上游部分区域洪水泛滥,致使湖区人民生命财产受到侵害,甚至于威胁到咸宁城区的防洪安全。二是排涝标准偏低。“两湖”流域82处主要排涝闸站均建于上世纪70年代末,多数闸站带病运行。已更新改造的余码头闸站和金口闸站,不能满足咸宁未来发展的排涝要求。三是淤积严重,洪水调蓄功能严重萎缩。“两湖”平均淤积达1米以上,蓄水保水和汛期洪水调蓄能力大大降低。

更为重要的是,省委、省政府将“实现绿色崛起、建设鄂南强市”上升为省级战略,咸宁提出了“工业兴市、工业崛起”的战略目标。“两湖”地区土地资源和水资源丰富,为沿江经济开发提供了广阔空间和水资源支撑,咸宁城区在“十二五”期间将向“两湖”地区延伸拓展。显而易见,经济社会发展与两湖流域现有水资源配置的矛盾,将日益突显。

识者呼吁,尽快为金口电排站增容

沿斧头湖北上,其西北角为斧头湖控制性工程——金水流域的骨干排涝泵站金口泵站。1970年开建,19746台套机组全部投入运行,至今已有40多年。目前泵站装机6×2200千瓦,提排设计流量为144立方米/秒。金水流域主要由鲁湖、斧头湖、西凉湖三大型湖泊组成,全流域面积2616.1 平方公里。排涝区域涉及武汉市江夏区、咸宁市咸安区、赤壁市、嘉鱼县,受益农田35.56万亩,受益人口近70万人。泵站先后经历了198319911996199819992010等年度特大洪水的考验。年均排水量近5亿立方米,是湖北省每年运行时间最长的大型泵站之一,年均减灾效益超过4亿元。

金口管理站负责人曾令银透露,每遇大水年份,金口泵站总是满负荷长期运行,仍然不能及时地解决内涝渍水问题。

2010年为例,当内湖水位达到20.86米时,金口泵站开机排水。虽然全力抢排,也解决不了大片农田、房屋被淹和两大湖泊水情危机,淹没损失巨大,当地政府人力、物力、财力耗费之巨可想而知。

曾令银说:“鉴于金水流域排涝能力严重不足的现状,我们强烈呼吁尽早实施金口泵站的增容,将此方案纳入政府的工作日程,尽快上马!”

廊桥遗梦,不再空余浩叹;千桥流水,见证时代变迁。一个美不胜收、丰沛洁净的斧头湖,对于新兴的城市咸宁,意味着什么?它在咸宁“工业兴市、工业崛起”的战略目标中,将承担怎样的历史使命?我们相信,世世代代滋养咸宁人民的生命之湖,在城市未来发展中,一定会千桥流水波连波,万顷湖光浪打浪。

摘自《湖北日报》2013328日第9